下圖就是瓦努阿圖群島的住民,最早期的部族相信於公元前500年移居到此。

before19  

隨著全球一體化,現代文明不斷發展,地球上不斷有部族在消失,遠古流傳下來的獨特文化消失無蹤。香港人也感受不少吧?街上越來越多的簡體字與普通話,越來越少的廣東話電影與歌曲,正是弱勢語言被消滅的象徵。英國攝影師 Jimmy Nelson,帶著一台 4×5 大底相機,走遍埃塞俄比亞、印尼、肯尼亞、新西蘭、蒙古、西伯利亞等地,拍攝約 30 個正在消失的部族。

 

攝影師不只是單純的實拍紀錄,而是透過精心的安排,讓族人們非常帥氣地展示他們的精神面貌,那種與天地合一的純粹存在,成為非常震撼而漂亮的影像!這輯作品「Before They Pass Away」可說是必看的一輯照片。

Mursi – 他們住在東非大裂谷,原本居住環境的極端乾旱已令他們難以生活,國家公園的成立更限制了他們的資源,而他們本來是共有財產文化,卻由於旅客的出現,以金錢交換拍攝許可,改變了這個文化。
before18  

Maori – 這是一個多神論的部族,透過各種神話故事,去解釋世界的自然現象,並透過家譜的形式去理解宇宙的發展。
before10  

Kazakhs  - 是突厥、蒙古、印度伊朗語系部落與匈奴的後裔,居於西伯利亞與黑海之間的土地,是半遊牧民族。
before01  

Huli – 人們認為第一代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居民,是在 45,000 年前移到島上,最大的部族 Huli 會在面部塗上黃色、紅色和白色及戴上裝飾用的假髮。
before05  

Himba – 這是一個身材高大、體態優美的牧民,自十六世紀以來,他們聚居地分散,以適應著極端的環境變化、戰爭與災害。
before03  

Nenets – 他們是牧鹿民族,會在亞馬爾半島遷移,每年遷移超過1000公里,冬天溫度低至 -50°C,夏天則至 -35°C,但隨著發現石油和天然氣,國家的發展已在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
before22  

Asaro – 這個居住於高地的部族,直至 20 世紀中葉才被西方社會發現,他們傳說祖先為逃避敵人走到河岸,敵人見到他們滿身是泥,以為是神明而離去,此族人直至今天仍以面具用作威嚇其他部落。

Gauchos – 他們是在馬背上的族人,「Gaucho」本身就是自由精神之意,與馬和刀刃不能分割,隨著現代商業牧場的興起,他們不少族人已改變了生活方式。

Kalam - 新幾內亞島高原的部落,雖然是原始部族,卻有設計精良的花園與灌溉系統,並有可怕的面具,假髮和彩繪來保護自己。
before07  

Samburu – 他們住在肯尼亞北部,每 5-6 個星期就會搬遷一次,以確保牲畜得到足夠食糧。
before14  

Rabari – 他們居住於西印度的平原和沙漠已有1000年了,部族的女性以長時間進行刺繡,並負責管理村莊及財務,而男性則負責放牧。
before16  

Karo – 他們住在東非大裂谷,每一個家庭通常會有兩間錐形小屋,一間叫 Ono 是基本大廳,另一間是 Gappa,是家庭活動中心。
before20  

Maasai – 他們在15世紀從蘇丹遷往東非大裂谷,並一路襲擊其他部落,搶奪他們的牲畜及土地,建立了一個強大的戰士文化。
before24  

Tsaatan – 他們是蒙古最後的牧鹿民族,現時只剩下 44 個家庭,馴鹿數量不斷減少,威脅著他們的生存。
before26  

這裏列展示部份作品,還有其他非常出色的照片,及更多部落的介紹,可以按以下連結瀏覽。

source: Before They Pass Away

http://www.photoblog.hk/wordpress/62444/%EF%BC%BBbefore-they-pass-away%EF%BC%BD%E6%8B%8D%E6%94%9D%E6%B6%88%E5%A4%B1%E4%B8%AD%E7%9A%84%E5%8E%9F%E5%A7%8B%E9%83%A8%E6%97%8F

honeypu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