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另類藝術中心Tacheles內展示的塗鴉作品,該中心正面臨被強拆的命運。

551364_2941355334832_1289664458_32318406_410045551_n  

自柏林墻被推倒後,柏林20多年來吸引了無數藝術家定居,近年來時裝和設計等創意產業相繼湧現,並以一份不隨波逐流的個性有別於其他城市。但是,柏林的這一切“文青”生活即將被畫上休止符。

當拿著失業保障金的藝術家們被中產階級擠走,當違章搭建的畫廊、藝術工作室被依法拆除,“柏林將會和德國乃至歐洲任何一座城市別無二致。”伊馮娜·希爾德布朗站在一幅巨型塗鴉前說道。用不了多久,這幅有些人眼里的藝術品,另一些人眼里的垃圾,就只會存在於她的電腦硬盤里,誰讓它處在Mitte區,德國國會大廈所在的黃金地[簡介 最新動態]段。

房價低廉吸引中產階級

兩德統一20年後,柏林一直是歐洲一線城市中房地產價格最相宜的城市。這完全是拜上世紀90年代的房地產泡沫所致,當時統一剛剛完成,人們滿懷樂觀情緒,認為東德地區的房地產是片大有可為的處女地,而統一後複歸首都位置的柏林自然成為投資熱點。但事與願違,過度開發建設,再加上兩德統一後融合並不順利,以及高達15%的失業率,導致柏林民眾的購買力下降。1994至2004十年間,柏林的房地產價格下跌三成之多。2010年初的一項調查顯示,在德國118個城市里,柏林的每月平均租金不但比排榜首的慕尼黑便宜一半,連一些較小城市的價格也比它高,而柏林人對於購買房產的意欲向來也偏低,只有13%的人擁有自己的物業。

另一方面,柏林在公共房屋的設計上早就樹立了典範。2009年,聯合國將柏林市內6處建於上世紀20年代為平民而設的福利房屋列入受保護世界遺產行列。這些強調實用性且以方正線條構成、彌漫著現代主義美學的簡潔房屋,內部具備獨立浴廁及陽臺,馬蹄狀的造型更將中間空地變成寧靜舒適的綠地,對於當時居住在如貧民窟般環境的工人階級而言,生活條件有著極大的提升,即使以今日的水平看來,也毫不遜色。

低廉的房價不會永遠沈睡,相比巴黎和倫敦,柏林的房價只是它們的三分之一,這讓飽受經濟危機之苦的德國中產階級看到了“宜居”之所,而房地產開發商也聞風而來。實際上,一些外國投資者幾年來堅持不懈地對東柏林地區進行著“蠶食”。

最終,柏林稀奇古怪的“違章建築”以及“烏煙瘴氣”的塗鴉就成了政客們嘴里最好的話題,他們指責自民黨把持的柏林市政府讓德國首都看上去像一個貧民窟,社民黨和綠黨都紛紛許諾移民至此的中產階級,“只要在今年秋天選擇我們,柏林就將變得紳士。”

政府力挺房地產商

這20年來,紳士打扮的只出現在柏林的國會大廈里。整個柏林,嬉皮不過時,雅皮正當紅。

柏林並沒有工業作為經濟基石,金融或銀行業又集中在慕尼黑、斯圖加特或法蘭克福等城市,經濟發展相對落後,除了近年因為旅遊業興旺而帶動的服務業,市政府也著力扶持創意產業的發展,從事創意工業的人口逾16萬,而從2000年以來移居這里的藝術家更增加了40%,令柏林擁有德國境內最密集的獨立藝術家人口。創意產業的整體收入超過186億歐元,而當中不少屬於一些年輕及小規模的小企業,又以藝術、出版、設計和廣告為主,近年更矢誌推動時裝設計。比如原本在東德時代變成工業區的Kreuzberg區,如今許多舊廠房都變成了創意園區。

但是,房地產商想把Kreuzberg區改造成一個高檔居民區,它們得到了政府以及一些議員的支持。

藝術家們自然不願意坐以待斃,他們在一份小眾的激進雜誌內揚言,要針對遊客進行“恐怖襲擊”,這讓柏林警方大為緊張,為此還開展了一次大規模清理外來非法移民的行動。

然而藝術家的“恐怖行動”更像是一出行為藝術,無跡可尋。倒是原本先鋒時尚的Prenzlauer Berg區成為了附庸風雅的富人們的高檔住宅。

開發商采用的手段很簡單,買下房子,擡高房租,於是樓去人空,只需推土機一過,施工隊一蓋,富人們就此住進有藝術感的新樓里。

如今,讓柏林成為一個“紳士化”的城市,還是保留城市里那藝術的野性,已經成為一個全民話題。但就連編撰了柏林“紳士化城市規劃”的約翰斯·諾維也表示,“藝術氣息正離柏林遠去,60%的柏林原居民已經離開,城市高檔化不可避免,窮人被趕到都市邊緣,藝術家就此遠離。”

“柏林將會和德國乃至歐洲任何一座城市別無二致。”

——藝術家擔心被“中產階級化”的柏林將失去個性

honeypu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