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725985_11n  

在一家從開張到落幕僅有24小時的博物館里,究竟有些什麽?意大利藝術家Francesco Vezzoli為Prada策劃的這座“不存在”的博物館,既是一場吸引大眾眼球的時髦盛宴,又帶著一種對現代社會消費文化的巧妙反諷。在這位深受時尚界寵愛的藝術家看來,用一種玩世不恭的方式來反映社會現實,才是高明之舉。

  閃爍的霓虹燈與時髦電子樂在眼前和耳邊彌漫、裝飾著數位好萊塢女明星臉譜的希臘雕塑燈光裝置擺放在兩邊、各界名人名媛身著華服觥籌交錯……如果你對如今風頭正勁,擅以諷刺和戲謔為主題的意大利藝術家Francesco Vezzoli了解不深,還真會造成一種視覺錯誤——以為走進了一場極盡奢華的時尚派對。

  1月24日,當中國還在歡度新年之際,遠在歐洲的巴黎也正如火如荼地舉行2012春夏高級定制時裝周,而作為時裝周期間的“小甜品”,由Prada聯手藝術家Francesco Vezzoli,及由著名建築師Rem Koolhaas領導的OMA公司共同合作的“24小時博物館”在歷史悠久的Palais d'I岢na內盛大舉行。來自時尚、藝術以及建築這三界的“夢幻組合”把展出內容分為歷史、當代和遺忘三階段,利用展館不同的區域和時間順序依次發生,一一展現出藝術家所要闡述的各個觀點。

  一夜輝煌

  或許你已經對24小時營業的便利店、咖啡館、電影院習以為常,但在一家只存在24小時的博物館裏,究竟能看些什麼呢?如同他早前的行為藝術作品一樣,Vezzoli在這次展覽中依舊扮演舉重輕重的導演角色——“24小時博物館”是他虛構出一個“不存在的博物館”,在此表象之下,是一種當代藝術與現代公關混合的體驗,以及一場在快速消費社會中形成新型態的藝文商業活動。Vezzoli說:“Prada女士和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想合作一個新項目,而我當時一直在聚焦現代社會的消費文化究竟能達到怎樣的一個速度。‘24小時博物館’正是在這樣一次挑戰中誕生的。”

  在展館樓梯的盡頭,Vezzoli放置了了一座神情莊嚴的女性雕塑裝置,詮釋了神秘女神特色;主展覽廳被一個由數十支粉紅色霓虹燈管和鐵架子組成的“燈管金屬柵欄”所籠罩著,那是Vezzoli對夜生活的直觀表現,也是這個匯聚名流的“24小時博物館”意識形態的直接展示;展館兩邊則擺放著數座5米高的新古典主義的女性雕塑裝置。有趣的是,這些裝置都裝飾著數位好萊塢女明星臉譜,顯得稍許戲謔。“但這些正是展示我對女性永恒魅力和神秘氣質的敬意。”Vezzoli如是說。

  隨著一場私人晚宴的開始,這個只“存活”24小時的博物館悄悄拉開序幕。展覽的高潮則隨著一場深夜派對如期而至,這樣的場合不乏最當紅和最愛玩的明星前來慶祝,超模Kate Moss以一身時髦銀色皮草亮相,更繞有興趣地現場展示她的DJ技藝。當然,Salma Hayek、Catherine Deneuve、Marianne Faithfull、Anna Wintour以及Emmanuelle Alt,這些時尚圈名人自然不會被遺忘——她們都是座上客。

  一夜輝煌之後,曲終人散。25日下午14時,這個展覽正式對外開放。而當時時鐘在第24個小時敲響之際,展覽的大門便緩緩關上。

  如今,或許那些新古典主義的女性雕塑裝置早已被“打入冷宮”。但毫無疑問,Prada對于這個“24小時博物館”的一切行為已無法被區分為藝術創作、資金讚助或品牌操作等單獨面向。通過這個不復存在的博物館,Francesco Vezzoli的名字將更加閃耀,不過,Prada才是當晚的最大贏家。

  創作“不存在”

  請別以為“不存在的博物館”是一個多麼新奇的名詞,其實,那只是Francesco Vezzoli“不存在”係列作品的其中之一。

  因為“希望能夠表達對好萊塢電影的係統這種膚淺事物的感受和看法”,早在2006年惠特尼雙年展上,Vezzoli就展出了一個“不存在的電影藝術裝置”《Gore Vidal’s Caligula》。他根據改編自其所崇拜的美國著名作家Gore Vidal著作的電影《Caligula》,找來諸多電影明星重新拍攝了一個的虛構花絮,並請來Gore Vidal為之推銷,頓時成為當年惠特尼雙年展的寵兒。“我永遠無法忘記與Gore Vidal的這次合作,以及從他身上所學到一切。” Vezzoli如此回憶起雙方的那次合作。

  如果說“不存在的電影藝術裝置”《Gore Vidal’s Caligula》是向Gore Vidal致敬的作品,那2009年,Francesco Vezzoli推出的一款名為“貪婪”香水的藝術項目,則是對現實社會的一次嘲弄——為了給這款“香水”造勢,他請來了著名導演Roman Polanski做了一個一分半鐘的“商業廣告”,著名好萊塢明星Natalie Portman和Michelle Williams在廣告裏為爭奪這瓶“貪婪”香水而扭打得不可開交。藝術家Frida Kahol和Eva Hesse等更是被邀請為“貪婪”創作了一係列的廣告牌。與此同時,在其他城市,很多大牌明星,諸如Hellen Mirren、 Cate Blanchett等也紛紛加入這款香水的推廣計劃。

  然而,所有人都無法聞到這款由Vezzoli親手“調制”的“貪婪”香水究竟是什麼味道——因為那是一瓶根本就不存在的香水。 Vezzoli調侃地說道,“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款‘貪婪’香水的味道,我認為‘貪婪’的味道就是裏面什麼都沒有,這個世界上沒有一種確切的氣味叫作‘貪婪’。”

  是的,這就是Francesco Vezzoli,雖然讓一切顯得玩世不恭,卻仍讓作品深層次反映出當代的社會實質。“有時太過認真,就會顯得刻意。”

  讓我們把視線再次拉回到2012巴黎高級定制時裝周期間,Vezzoli奉上的這道“甜品”——在這個“不存在的博物館”中, 藝術家充滿個人色彩的諷刺味依舊飄散在空中。Vezzoli笑稱,“在過去,我制作過不不存在的電影花絮,我‘調制’出的香水永遠不會銷售……而這些就如同當今那些政客的所展現的政治觀點一樣,永遠都是虛構而無法實現的。在這個作品中,我想呈現的是,眾人在快速消費時代中的相互關係。我認為,那會是相對脆弱的。”

  明星與大眾

  成功遊走于時尚與藝術兩頭的Francesco Vezzoli並不就此滿足,他還把觸角繼續伸向娛樂圈,並在其中如魚得水。這無疑要歸功于他對偶像元素的熟練拿捏,以及各種諷刺名人的作品綜合起來產生的“化學效應”。當然,還有一點無法忽視,他是個當之無愧的操控大眾文化,擅長自我推銷的專家。

  2009年,為慶祝MOCA建館30周年, Vezzoli與Lady Gaga愉快地進行了一次藝術合作,令得這位藝術家的履歷更添輝煌一筆。一支又是永遠不會上演的音樂短劇在網絡上點擊率每日持續飆升;MOCA“30周年慶”的晚宴上,在Lady Gaga歌曲《Speechless》的鋼琴伴奏以及莫斯科大劇院芭蕾舞團演員的簇擁下,Vezzoli安靜地在琴邊刺繡,這場行為藝術的表演以及“兩道彩色的淚水”得作品更讓Francesco Vezzoli的風頭一時無二。這些,都比他在2006年拍攝、用來嘲諷崇尚名人與性的社會的作品《A True Hollywood Story》來得更直接。

  去年,《W Magazine》11月刊的封面上,Vezzoli繼續著他的跨界合作:巧妙嫻熟地運用Dior、Vera Wang和Western Costume Company的時髦服飾,把當紅的饒舌女歌手Nicki Minaj轉變成18世紀的上流社會交際花。

  “我想要好好改變一下大眾對女性嘻哈明星的刻版形象。在我個人藝術生涯中,一直被歷史上有權又有利的女強人吸引著,她們讓我深思與著迷。我花了很多時間研究她們如何在歷史上形成特有的藝術形象,然後再探討她們是如何表達美和性欲的思想與哲理。我最想要做的,就是把歷史藝術代表女性的方式與現今的偶像們做聯結。”

  不過,與明星合作的盛景,在今年得“24小時博物館”中卻難見到。Vezzoli坦言,“‘24小時博物館’是我第一次沒有動用任何明星的作品。這一次,真正的明星是前來的客人和這座古老的建築。所以,從我的角度來看,觀眾在這個‘不存在’博物館內的一舉一動,都是真正的藝術。”

  當被我們問及是否期待能與中國明星擦出火花時,Vezzoli遺憾的表示,“我現在已經暫時停止與明星的合作了。 不過,如果我能碰到張曼玉,我或許會改變我的想法,給雙方制造一次合作的機會。”

  B=《外灘畫報》

  F.V=Francesco Vezzoli

  B: “24小時”對你而言,象徵著什麼?

  F.V:幸福永遠是短暫的。

  B:這個作品是不是也從側面反應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紐帶其實很脆弱?

  V:就我個人而言,我的一些人際關係持續得還沒“24小時”長久。

  B:你一直受到Prada的長期資助,你的感覺如何?

  V:我覺得自己非常幸運。能擁有Parda女士的長期資助,對我而言既是一種特權,但又是一種負擔,因為我需要拿出最出色的藝術創作。我都會盡全力去滿足和符合Parda女士的要求標準,雖然我知道她的標準是一向都非常嚴厲。

  B:作為藝術家,與時尚品牌長期保持緊密的接觸,在你看來是必要的嗎?

  V:為什麼不呢?我熱愛時尚,就像我熱愛電影與音樂一樣!我覺得沒有必要把時尚、藝術、電影、音樂給區分,它們在我眼中就是一個完全的統一體。我可不會壓抑自己,讓自己與所喜歡的這些東西所產生距離。那太傻了!

  B: 你覺得在你至今的藝術創作生涯中,“時尚”佔據了多少份額?

  V:時尚在我的生活中佔有非常大的比重——出門、約會、社交……這些都會讓“時尚”在我身上充分地展現。不過,時尚在我的藝術創作生涯中的比例,我自己也不太確定。我不是一個喜歡去規劃設計的人,一切都只按我的興趣去做。

  B: 很多藝術家認為,藝術一旦與商業挂鉤,似乎就失去它原本所具有的“獨立和先鋒”,你是如何看待?

  V:我一直覺得藝術從來就沒有從經濟社會中獨立,或者脫離出來。那些覺得藝術不能與商業挂鉤的藝術家都應該回學校,拿出課本,重新研究藝術歷史課程。這樣的觀點聽上去有些悲傷,或者有些刻薄,但事實上,藝術其實本身就是一次買賣。

  B:你覺得藝術與時尚是否應該更完美地結合?

  V:當然!現在藝術與時尚搭配得非常完美。兩者相互依靠,外界也沒有任何爭議。而且,我現在更是發現,很多時尚雜志已經用有趣而創新的方式去討論藝術。那真是件非常棒的事。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city/2012-02/20/c_122725985.htm

honeypu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