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24-10/30淡水重建街717號一樓外牆(福佑宮媽祖廟邊彼條路行--起來)

開幕式 2011/09/24 pm 3:00我會去唱幾條歌

1448611_qezy1q5_l.jpg

「消逝的風景」張良一淡水攝影展


張良一是我淡江的學長,大我三屆,大學時代並不相識,是後來網路發展,部落格大流行,2006年我出專輯和開花埕之後,有一回在google與淡水有關的影像,發現良一學長的「翻箱倒櫃看照片」,才這樣變成「網友」和「歌友」。

大學畢業至今,我一直沒離開淡水,每天通勤。良一學長是在台北娶妻生女買房子了,又在淡水後山租一間「雅房」(前幾年已退租)──我想到「假日農夫」、「假日情人」的詞,那幾年的良一學長應該有算是「假日『淡水人』」,可以簡稱「『假』淡水人」嗎?……

「『假』淡水人」不少,搞不好人數比「真淡水人」還多,他們不在籍,甚至人已經很久沒住這裡,但是只要有「假」,就會想要晃回來(週休二日例假、人生的長假、翹班自己放假……)。「淡水」,好似戒不掉的菸或酒,離不開的沒緣的。

這次的展覽,在重建街的街路邊,展出良一學長1987年到2011年之間拍攝的淡水。最近這陣子淡水天氣正好,出大太陽,風涼涼,略有秋意,讓人感到很爽快,太陽要落海的黃昏時,光線非常美。各位朋友來看展覽剛好適合。

1987年,良一學長初來淡水讀書,那年夏天,也是我們台灣社會戰後到那時才「解嚴」。年輕朋友可能無法了解「戒嚴」、「解嚴」這些名詞真正落實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意義;冷感、無感的人,對「泛政治」一定很敏感兼反感。但是我要說,1987年到現在,也就是我們自己到底把「淡水」搞成怎麼樣的過程,決定這個過程的力量,究其底就是政治。

這 塊地,要編做什麼地目,做什麼用途;這條路,要開不開,要開多寬;這棟建築物,要蓋什麼型什麼樣,要蓋多高,為什麼可以蓋那麼高……這些事,沒有一項不是 政治,政治決定一個地方發展的骨骼,會是侏儒孩子還是像樣的健康人。二十四年來像這樣的、大大小小點點滴滴的具體的選擇題,我們做的答案累積下來,就是今 天大家看到的淡水。

「消逝的風景」──對有的人來說,很可能根本沒有消逝,因為,從來就不曾存在過,何來消逝?……他們是不會去注意「風景」的人,對「風景」沒什麼感應,除非 「風景」可以替他們賺錢,可以讓房子讓土地增值。在這層意義上,「風景」是與「風水」相同的,看重的是「致蔭」的實際功能。「來替『淡水』撿風水」,是我 最近常莫名其妙會想到的句子,因為淡水很多風景,都等於是死了。

「詩美之鄉」只是文化活動或觀光手冊的文案,請不要當作是真的,去消基會控告淡水人。沒錯,山是美的、河是美的,他們是無辜的,造業作孽的是人。

對 風景沒有感覺的人(沒感覺,但是有想法,更慘的是有錢有「創意」),在決定我們的生活風景──做一個小區民,正當看到施工中的建築物的時候,都已經是人家 早就定案了,必須接受、不能改變的事實。網路時代,我們難道不能設計一個機制,專門有一個網站,讓我們小區民可以在電腦前面,就可以知道我們的區現在哪裡 哪裡哪裡有什麼案子進行到什麼樣,建築師是誰顧問是誰經費花多少設計圖如何……一個資訊透明的平台,真的做不到嗎?真那麼怕人知?都只在做政令宣導和政績 宣傳,我們永遠無力進入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一直停在吃棉花糖被摸摸頭看人家吹氣球膨脹,讓人騙不知的幼稚程度。解嚴二十四年,國家控制鬆去,只有選舉變比較鬧熱而已,最基本的、較細緻的,關乎每一個人日常生活的地方自治民主文化,進步不太多。

我們繼續「殺風景」,犯無法補救的錯誤,製造其實根本不需要的東西,拿針扎自己的眼睛。淡水,風景殺光光,什麼都不是,大家都不用賺吃。

http://blog.roodo.com/cit_lui_hoe/archives/16863787.html

honeypu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