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m-wenders_1615230i.jpg  

對我來  說,攝影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我從來沒有用過助理,也不會和別人一起去拍照。照片記錄的是我和一個特殊場景在一個特殊時刻的交錯呼應,我需要完全融入周遭的環境,才能夠捕捉到這種特殊的關系,換句話說,我需要成為周遭的聆聽者,不受任何外界的打擾。” --- 維姆文德斯

wenders_wim.jpg

Q:你是怎樣開始拍照的?
A:我7歲的時候得到自己第一臺相機,那是一臺便宜的塑料相機,我用它來拍動物園里的動物們。我父親一直是攝影迷,家里有暗房,他還會自己沖洗和放大黑白照片,那些照片很像早年的Ansel Adams,後來他停止拍照了,我可以感覺到父親的遺憾,這也許引發了我對拍照的興趣。

Q:但是你到1983年才出版第一本畫冊《Written in the West》
A:其實在那之前幾十年,我一直在橫跨美國全境,尋找電影的拍攝場景,也拍了很多照片。直到83年夏天,我忽然覺得也許過去的照片可以形成某一種獨立的東西,於是就有了《Written in the West》。從這本書付印的一刻起,我突然覺得自己成為了一個攝影師,我開始拍攝可以出版成畫冊的照片。

『攝影師訪談』Wim Wenders:關於攝影Q:在畫冊《一次/Once》里,你曾使用很多組圖來講述故事,如同電影的分鏡頭腳本。你是如何看待攝影與電影的區別的呢?
A:《一次》是我的第二本書,從某種意義上說,是當時我對講述方式的一種嘗試。後來我意識到,其實照片最迷人的地方就是蒙太奇的缺失,當你開始使用第二張照片時,已不得不評論和闡述,這就失去了一張照片的美了。

Wenders_Once1.jpg  

簡而言之,電影是蒙太奇的藝術,攝影是一張照片的美。

Q:你的妻子Donata也是一名攝影師,你們會在一起拍照嗎?
A:對我來說,攝影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我從來沒有用過助理,也不會和別人一起去拍照。照片記錄的是我和一個特殊場景在一個特殊時刻的交錯呼應,我需要完全融入周遭的環境,才能夠捕捉到這種特殊的關系,換句話說,我需要成為周遭的聆聽者,不受任何外界的打擾。

融入周遭並不難,每當我發現想要記錄的場景時,就會一直站在那里等待,人們並不會註意一個一直站在那里的人,因為你已經成為場景的一部分。

我和Donata一直分開工作,不過,每次拍完,回到柏林的家里,我們會一起看完成的片子,互相評價彼此的照片。

Q:你拍攝的場景本身往往非常獨特,這是你記錄的偏好嗎?
A:對我來說,記錄保存即將消失的事物是攝影非常重要的作用,即便在電影里,我經常選景在那些也許很快就要消亡的地方。無論攝影還是電影,記錄曾經的存在都是至關重要的意義,膠片會保留下一些東西,這已經足夠棒了。


photo_3.jpg  『攝影師訪談』Wim Wenders:關於攝影

Q:你現在最常用的拍攝配備?
A:Kodak 160VC是我用得最多的膠卷,外出拍攝時我會帶一臺Makina67和一臺Fuji 617。膠片最讓我癡迷的地方就是你依然能看到那些失敗的照片。對於數碼拍攝者來說,恐怕第一時間就會刪掉,當然這也沒有錯誤,只是我喜歡用膠片的特殊感覺:你將自己暴露在周遭的環境中,卻完全不知道自己得到的會是什麽。不過拍電影的時候我就不敢這樣冒險了。

不過,我已經不是年輕人了,只有純粹去拍照的時候才會帶這些相機,很多時候我也用iphone來拍照,只是用iphone的時候我不是一名攝影師,只是一個普通人。攝影是一種心境。

Leica中文摄影杂志

honeypu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