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符號與記憶,青春的囈語與惆悵,苦澀的徬徨與追尋,共同建構出了陳宏一《消失打看》的立體魅力。 

香港導演王家衛和台灣導演陳宏一都算鍾情往日,也不時流連往日,不忍遽離的影壇癡人,差別在於王家衛是行動派,一揮筆,一起身就畫出了舊時代;陳宏一則是冥想派,每一個物件,他都可以參想半暝,似有所悟。舊日風情在他們的溫火焙煉下,在在散發出濃郁的古昔香氣。

陳宏一的新作《消失打看》的核心精神就是消失與追尋。青春時時刻刻在消失,生命亦然,唯有在意,才會不捨,若不在意,就不痛不癢。所以,唯有肯去追尋的人,才能更清楚體會消失的意義。

電影議題的發動角色是曾珮瑜飾演的Vicky,她的戀人Dog神秘消失了,於是她在自己的深夜廣播中提及了蜜蜂消失的新聞,如果蜜蜂真的從地球上消失,那會是嚴重的生態問題, 我無從確知愛因斯坦是否真的曾經預言:「如果蜜蜂從地球上消失的話,人類只能再活四年。」更不知道蜜蜂消失的原因是不是真的與手機的電磁波有關,導演陳宏一也無意與觀眾進行科學大辯論,蜜蜂與Dog的消失只是他的引言手法,昆蟲為消失,愛情會消失,一切的目的只在帶出電影的「消失」主題。

這種訴諸生命哲學的議題炒做手法,跡近於王家衛在《重慶森林》或者《我的藍莓夜》使用的戀人囈語手法:以貼近生命沈澱的哲思語言,撩動觀眾臆想。差別在於陳宏一的企圖心更大,Vicky在尋訪Dog下落的過程中,一方面是用簡易通俗的噗浪式語言,來傳遞最前衛的現代網民心情;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把Dog的密語機關藏在了21世紀才加入的電腦族群很難再看的5.25
吋碟片,電腦世代日新月異,更新速率讓人目不暇給,彷如昨日的工具,轉眼就成了骨董,一個小小的磁片障礙,既訴說了思古幽情,也更添了「消失」的惆悵韻味,細緻的文化復古工程,因此也成了《消失打看》最迷人的文化論述。





 

 

陳宏一認為電影是「反應對時代看法」的媒材,他的創作主軸其實在於:沒有人看得見永恆,但是卻看得見消失。

正因為活在台北,所以他一面拍下了101大樓在跨年時綻放的煙火美景,但是停留更多的卻是青春爆閃之後的空白與虛無,是啊,每年有幾十萬人簇擁圍觀著跨年夜的美景盛況,可是創作者關注的卻是爆炸之後的空虛,凡人忙著追逐熱鬧,詩人卻能看透繁花背後,瞬間消失的生命本質:冰山尚且崩毀,雨林尚且傾圯,文明能夠留下幾希印痕?Dog為年輕人架設的網站「missing.com/ing」,看似人氣旺茂,但是就在連線書寫的每一剎那,消失的能量也正在損耗著(始於虛空,終於虛空的佛學啠思,就在年輕人的追尋中逐一清楚浮現)。





 

 

所以以林辰唏(Money)、邱勝翊(可樂)和林柏昇(刺客)為首的青春三人組,一方面交換著曖昧的荷爾蒙激素,一方面則在傳說的世界裡,探索包含Tower Record、眷村等舊文化的遺跡...或許,年輕的他們得不出多精湛真摰的生命結論,然而,就算走馬看花,伴隨《消失打看》的這趟影像追尋旅程,陳宏一重溫了他成長歷史中的台灣記憶,看似私密,卻也因為有著個人印記,所以得著了存在的証明。

《消失打看》的演員青春確實美麗而動人,在摸索中虛擲的歲月,也很能勾動人心,帶出長長的歎息,疲弱的卻在於演員的聲音敘事功力,
曾珮瑜的午夜廣播理應是最私密的問候與交流,卻是一直顯得遙遠而陌生,無法進入,無法關心,因此,她的愛情瞬間從指縫裡消失的心痛,就無法營釀期待(看不見愛有多深,就感受不到惆悵有多深),她拿著舊照片尋訪愛人蹤跡的追尋,也因為照片中都欠缺她的參與,而變得有隔,少了貼心,少了震動,那樣的消失,也就讓它自然消失好了。


※以上文章轉載自
消失打看:青春的囈語 (藍祖蔚 藍色電影夢) 

創作者介紹

Honey PuPu*消失打看

honeypu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