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於《花吃了那女孩》仍略為保守的以分段故事串連,《消失打看》敘事從主角們圍繞在探討消失後是否還會存在的哲學問題,構成一種既相關又疏離的曖昧關係,搭配其細膩捕捉的城市光影,在多次重曝之下形成一種驚喜的「小宇宙」奇特景觀。

螢幕快照 2011-05-01 上午8.55.07.png   
許容華台藝大應用媒體藝術研究所碩二

 

集結眾多新生代偶像或演員的《消失打看》,延續《花吃》關於這個世代「愛情如何存在」的母題,以世界末日的奇想氛圍為基底,角色三不五時說著語言邏輯難懂的台詞,以非線性敘事的描繪方式出發,考驗觀眾的理解程度。

然而,包括「溫蒂漢堡」、老式雜貨店……這些不少人曾共有的記憶,由於紀錄歷歷在目而非子虛烏有,讓電影的母題不流於浮面抽象,而可以具體反射出年輕世代對現狀或未來的不安態度(也才因此不停玩著語言遊戲)。因為一切的美好,隨時都可能忽然消失殆盡,甚至莫名再次「出現」(電影還用了光華商場作為比喻,實在中肯),於是電影中的「刺客」不時想起遭到「破壞」的童年記憶,始終無法真正快樂,而DOG和VICKY的重修舊好,也是透過一張張的照片當做隱喻。在一切不確定的世界裡,只有照片能確切留下記憶,使之「存在」。

不同於《花吃了那女孩》仍略為保守的以分段故事串連,《消失打看》敘事從主角們圍繞在探討消失後是否還會存在的哲學問題,構成一種既相關又疏離的曖昧關係,搭配其細膩捕捉的城市光影,在多次重曝之下形成一種驚喜的「小宇宙」奇特景觀。其中流露出勇於衝破不安現實的想像和勇氣,充分展現這位MV和廣告出身的導演,除了在影像實驗上的突破,對於敘事該如何結合多元觀點、找出平衡,也更加純熟。想起《花吃了那女孩》裡那首魏如萱的<泡泡>,在《消失打看》中又再度出現,這顆泡泡感覺依舊輕盈盈的,卻更多了份理直氣壯。

※以上文章轉載自【絕色奇幻報

honeypu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