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總是一直來,過去忽然就逝去。
新的一天每個24小時都在發生,而曾經是現在的卻下一秒就便成舊的。
而消失打看,說的是卡在這中間的我們,心中無能為力的唏噓和尷尬。

─五月天 / 瑪莎

=====================================================

「其實看完整部片後,我不但替自己高興也為導演及整個團隊開心。整部片是要花點心思去感受的,關於消失的概念再回想這個世界和社會,我真心覺得那些輕易觸及的人事物或者那些難以掌控的情感心情......雖然似乎是已經流逝的短暫記憶觸感,卻又是這樣的美好。我們無法將記憶移植,我們更是無法將記憶輕易抹滅,不管讓你傷心欲絕的記憶是哪些人發生哪些事?使你欣喜若狂的也不論事哪些時刻哪些人?它們都被記得了,這些東西是從你生命中建立出來的意外和驚喜。

偶爾失去是一種價值。
 
謝謝過去未來,世界末日的預言,我感謝!並漸漸放下使自己感到輕盈。」

─林辰唏(仔仔)

=====================================================

對於所有消失事物的執著,
手機、玩具、襪子、原子筆、眼淚、聽覺、家人、情人…

光影幻覺建立的海市蜃樓,尋找存在的證據,是照片?寫了名字的紙?膝蓋上的擦傷?還是曾經說過的話?

螺絲也拴不住緊握拳心流瀉的光。

執著的愛情和恣意的青春,何者真實存在?
我懷疑彼此的存在之後,便無視消失,無論在哪個時間、空間。

巴哈留下,楚浮留下,疑惑留下,說法留下…消失也留下

─ 音樂人 / 陳建騏

=====================================================

一幕幕美麗的畫面向我席捲而來,這是我看消失打看的第一個想法,
之後跟隨著劇情走,我彷彿到了一個漫畫的世界。
這種四次元的敘事方式非常貼近我的世界。

究竟那些消失的到哪兒去了,留下來的、我們有好好珍惜嗎?

─ 張榕容

=====================================================

對於陳宏一的作品,我永遠充滿期待!
他可以讓影像充滿夢幻青春,也可以讓影像傳達嚴肅訊息。
這次他談"消失",你應該看!

─添翼音樂/鍾成虎

=====================================================

消失打看
近年最寫實與當代的青少年電影
還講大人 網戀 環保..
該親該脫不客氣

謝欣穎我多年前就讚過了~嗯嗯!
王子kid另我驚豔~好像妻夫木聰+中村獅童
很日系的電影
導演自己也說了
喜歡岩井俊二(詳見壹電視娛樂週爆)
這樣大家瞭吧



黃子佼

 

=====================================================

在網路世界裡,我們恣意的留下可被追蹤的痕跡,
或許溫柔,或許殘酷,或許嬉鬧,或許試探。
然而,親愛的!在現實世界中我們何時再相遇?
消失打看裡人們的糾結,畫面的強烈氣味,讓人不禁陷在其中,

追回自己最深刻的消失記憶。

─台灣獨立電氣樂團/張午午(電話亭樂團 Barbie)

=====================================================

有些電影為生命提供註解,有些電影則是不斷朝著你丟問題。
它反覆追問你是誰、要你想起片段的散落的那些,
它知道唯有讓你記得一切,
事物才不會進入所謂消失的樂園,
在你的腦子裡,他們活的好好的,那裡就是永遠,飄著紅蘿蔔炒蛋的氣味。

─女孩與機器人 The Girl and The Robots

=====================================================

少有一部電影裡的演員對白有那麼多消失

其實愛情一直在消失
因為愛情只能在你心上經過
不能被擁有

消失
又像是一種存在
在你管轄不到的地方存在

所以大多數時間
你是愛上自己的幻想
你並沒有愛上誰
所以你才那麼堅持地繼續犯錯
不管別人並沒有因為你的付出而幸福

最主要的是你和他一起的時候不快樂你也不在乎

這會不會才是真的消失呢
你消失了
只剩下愛
只剩下你以為一直存在的愛

好像永遠都活在青春時期的陳宏一的電影
但手法還是透露出年紀
開始重視消失這個議題

如果我可以在片中加一句旁白
我寫:很多錯亂的感覺怎麼讓它消失

這是看完此片的感覺   

─作家、音樂人/許常德

=====================================================

看這部片像墜入自己感知和記憶的鑰匙孔,原本房內熟悉的空間,好像隨時可以更動裝潢和大小。記憶中,在校園樓梯轉角初吻的場景,也開始懷疑是不是擷取自某部文藝片的場景;小時候喜歡的歌手一個個消失,甚至連消失這件事都消失了;看到巨大商品的場景時,突然想起要把頭咬掉的百吉冰棒。滿迷幻的觀影經驗,彷彿海嘯把原本分類的世界全部混在一起,因為消失洪流強大的力道而抓不住具體的回憶。片中除了主要故事線男主角和蜜蜂的消失外,視覺甚至傳達了更多的事情和感受,與消失相關的視覺和物件隱喻在《消失打看》這部片裡不斷出現:已不再使用的電腦磁片、瞬間即逝的跨年煙火、追蹤消失路徑的照片…等,這些身邊出現又消逝的生活細節和各項消費行為,不斷喚回一些熟悉又模糊無法成型的場景,甚至晃動日常生活消失的基礎—真實與虛擬的邊境,如果這些人、事、物、我的回憶,甚至死亡根本就是虛擬的,那這些就沒有所謂消失。轉身看到屋外正在興建的大樓,在巨大嘈雜的鑽地聲中,覺得這一切,真的很迷幻。

─莎妹劇團編導 /王嘉明

=====================================================

《消失打看》收藏了許多消失的時空。那些時空裡曾經有許多故事,原本也將醞釀更多故事,卻在歲月的掏洗下,截斷了一切可能性,而電影似乎就延伸地找到那些不存在的存在。
影像維持了陳宏一一貫的風格,他總是能為事物找到一個獨屬於它的凝視角度,所有的段落不再只是服務於一個最主軸線的什麼,而是也以某種姿態、樣態,爭取它們的活著,爭取它們的聲音與被記得。 

─影評人/黃以曦

=====================================================

消失後的人事物去了哪裡?

陳宏一導演用這樣的命題,和他獨有的帶著詩意哲理的敘事美學,
搭載如夢般光景的攝影,讓這城市的空間有了新鮮的立體感。

我喜歡結局的安排,溫暖得出乎我的預料,
依能量不滅定律,尤其是像愛這樣強大的能量,
消失後一定會再出現,只是可能在不同的時空,不同的形式存在吧。

但是如果可以,我希望愛情永遠不要消失,
因為等待它重新出現的過程,真叫人痛苦難耐。

─ 奧美廣告創意總監 / 導演 龔大中
 
=====================================================

“They don’t even know how much they carry in their empty hands…”
- W. Szymborska <A Thank You Note>

人們總是害怕那些即將消失的人事物,但也不可否認,人們也總是健忘,關於那些一溜煙便從指尖消失的場景與劇情…

每天清晨習慣在窗邊備上一杯黑咖啡,以指尖剛點燃的香煙來迎接一天的開始。望著窗外廣場上三步併成兩步迅速往辦公室移動人群,總是想念就這樣憑空消失的夜晚,那些數個小時前還在上方對我頻頻眨眼的星星。歐洲的早春日夜溫差大,清晨還顯得慵懶的香煙煙氣,因為外邊氣溫低的關係,迅速往外飛竄,往半開的窗戶外飄去,就這樣消失在方才甦醒那未知的現實裡…每天早上彷彿例行公事般目睹這般多愁善感的畫面,像是一種提醒:〝消失〞這個如此〝電影感〞(像是電影轉場淡出/fade out或是dissolve)的劇情,像是車票票根散落在房間最不引人注意的角落裡,不知不覺地累積,註明著不同的地點與時間和日期,提醒著我們消失其實另有一名雙胞胎兄弟,有著神似的樣貌,卻不盡相同的神情,人們習慣稱之為: 珍惜。

人們總是熱衷於關於消失的人云亦云,但對於秒針滴答滴答日復一日企圖喚起的珍惜,終究缺乏熱情。有時距離太近讓人看不清,伸手不可及的感傷卻總是刻骨銘心…

─攝影師 張雍

=====================================================

 我們以為擁有、我們失去全部

曾經存在的檔案,用滑鼠拖曳至垃圾桶,存在就結束了。
曾經溫柔的存在杯子裡的歐蕾咖啡,不知不覺間,只剩下杯底的褐色痕跡,連它的味道我也都不記得了。
曾經在拍立得上存在的你,隨著時間這不見得存在的東西,漸漸的也不存在了。
曾經快要溢滿胸口的對你的愛情,從分手的那一刻開始,註定遲早要消失。

所有存在都會不存在,所有不存在想靠記憶留下一點點痕跡,但是所有的記憶很可能又不復記憶。

陳宏一的「消失打看」談了太多的失去,
愛情的、青春記憶的、環境的、電腦的、文化的、兒時的、傷痛的......
就像是網路眾多部落客的喃喃自語和內在自殘,
不在乎被不被認同,因為連“認同”本身都有可能失去。
於是,每個人不就是因為有了自己獨有的失去,然後才有了獨有的想念?

片頭的詩句很美、
小余的攝影很美、
刺客跟MONEY的造型很美、
廣告意識化的豐富表現很美、
曾珮瑜的聲音很美、
可樂的插畫很美、
網路的迷幻很美,
逝去的台北角落好像也都很美...
只是這一切美麗的總和也總有一天都會失去的。

失去了那些的那個時候,我想沒關係,你會又有了下一部新的電影。   

─資深創意人 / 宋國臣

=====================================================

車子拋錨的女人在深夜的荒涼公路邊上了陌生人的車,又在恐懼與不信任的灌木叢荒野邊上跳了車,留下一隻黑色漆皮高跟鞋,然後就消失了… 她的丈夫有了外遇,但還是為她報了案,大規模的搜索行動展開了,但是神奇的是,所有人一無所獲,沒有一丁點的蛛絲馬跡。也許,那個女人跳進了平行世界了,天亮之後,在新的國度裡,她脫下並丟掉另一隻鞋,然後一直走一直走,竟然走到了荒野的另一邊,但她不記得所有的事件。愛,在苟延殘喘之後,終於也消失了。 但是自己重新成形。她走過最後一隻蜜蜂的屍體,在消失打看的異風格世界裡,也許,剛好站在一個巨大的電影宣傳看板下方—HONEY PUPU,消失打看…

青春不死、風格不滅的文青超性格迷人影作。單單節奏明快、高風格攝影就已經很過癮,再加上新世代狂想裡還充滿個性人味的敘事,俐落 不搞疏離,角色關係舉重若輕、各個立體,面對死亡(消失)處暖若涼、寂寞感傷又溫柔--種種這些,都讓我難得地被觸動的很深。年輕演員的說話可能可以是表演的問題但也可以是刻意不表演的特質,我比較不確定。但可確定的是,存在狀態的末日感、陌路感,這麼前瞻而又個性地面對,讓人非常驚喜。
(第一段女人角色部分借用andrew bovell劇本speaking in tongues)  

─劇場導演 / 黎煥雄

honeypu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