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這件事情非常迷人,在你沒有預料到的時候,很多事卻已經消失不見了,可能是人、可能是感情、可能是物。所以我想要試著說一個關於消失的故事。




[Interview]
陳宏一
用消失的視界看世界

從司迪麥口香糖的廣告開始
, 導演陳宏一以概念強烈的視角和抽象風格深入人心,當廣告和MV導演跨足了電影導演,上一部作品《花吃了那女孩》中,如夢似幻的影像還歷歷在目,陳宏一已經端上新作《消失打看》。從地球的大環境到日常生活中所消失的種種;從集體消失的蜜蜂,到西門町曾經的地標Towr唱片和眷村老屋,再回到消失愛情的追尋。電影中,角色以懷舊的動作去找尋曾經擁有的溫暖,但尋回來之後,是否能和本來相同?陳宏一這次丟出一個沒有標準解答的問題,讓觀眾自己找解答。

「沒有人能看見永遠,卻看得見消失。」「如果有一天我們都消失了,要如何才能找到存在的證明?」這是陳宏一新作《消失打看》的開場白。2008年,四段式作品《花吃了那女孩》解構四段女女戀情中的各種愛情面相,兩年半後,《消失打看》以不見的種種作為發想起點,「消失這件事情非常迷人,在你沒有預料到的時候,很多事卻已經消失不見了,可能是人、可能是感情、可能是物。所以我想要試著說一個關於消失的故事。」以電影語言來描繪抽象的「消失」,陳宏一在劇情中拉出了兩個世代,兩條主線,十七八歲的青少年,和三十歲左右的戀人們:「我喜歡以多觀點的方式來觀察,以比較當代的方法來描述現在的時代,愛情關係裡又有很多我無法理解,又試圖去釐清的部分,我想用兩個世代的觀點,來搞懂消失在愛情裡的模樣。」電影中,藉由一個網站Missing.com串聯起主角們彼此的關係,是陳宏一為了模糊真實和虛擬世界的界線而做出的安排;除此之外,既然是探討已逝的種種過往,必然得要有起死回生的方式,他選擇使用大量動畫,創造了一個和真實世界平行的「消失的」世界,「我把這個地方設想成一個垃圾場」所有現代人不要的東西、現在的空間裡不見的事物都出現在這裡,像是一個小型城市。」所以大同寶寶、柑仔店、紅白機、黑膠唱盤及古董手機等等一般記憶中逐漸模糊的物件,在這個消失的國度中,都成為遊樂園裡,理所當然的街邊風景。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見GQ雜誌4月號

honeypu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