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神韻捕捉 躁動與靜景的衝突   

配樂:時代譜寫 古典與電子的對比   

電影語言:真誠但不正常的想像力

cue電影.jpg  

攝影:神韻捕捉
-
躁動與靜景的衝突
在電影前製階段,通常要到定景才會請出攝影師,但余靜萍從勘景開始參與,發現許多台北曾經迷人但消失的地方,像片中雜貨店就是她和導演分頭同時找到的,許多場景代表遺憾與衝突,余靜萍特別喜歡女主角Vicky工作的霉味錄音室,那是位於北美館對街,有50
年歷史的台北廣播電台,當角色冷靜,就要靠環境細節來建構性格,這次不依賴排戲,整部片完全手持,或是坐在輪椅上被推著拍,導演不希望她有任何顧慮,全劇組一起玩、一起冒險,「丟掉熟悉的東西,可能性變得很大。」

余靜萍和年輕演員打成一片,Kid聽不懂導演的話,就會躡手躡腳跑來問她,李大齊則是殺青後見到她都很害羞,覺得自己「竟然被看到那一面」,而最能體現「暴烈衝突」的當屬曾佩瑜,因不想沉溺在角色裡,所以Action
前後反差極大,雖然她已經把自我節奏控制得很好,但天天在現場相處,也難免覺得精神錯亂。

配樂:時代譜寫 -
古典與電子的對比
「從6首變成30首,2個月內要全部完成,只好針對片段寫下提示,催眠自己趕快寫完。」配樂工作壓力大卻相對刺激,對「創作就覺得身心舒坦」的Barbie而言非常滿足,希望繼續這樣密集工作。最初她和導演討論以《郭德堡變奏曲》做為Vicky的主題歌,隱含對舊物的懷念,因此確立古典是本片重要基調;至於空間移動穿梭、年輕人的追逐等敘事上的跑動性,Barbie直覺連結到電子音樂,兩者相乘就是古典與數位的概念,數位部份也不採用全Midi,而是保留彈奏手感,創作過程中第一次哼唱非常重要,雖不比錄音室品質,但粗糙中有很真實的感情。

電影語言:真誠但不正常的想像力
「不知道他是無法用言語表達,還是故意不用。」已經多次合作,仍覺得導演腦袋深不可測,每次都會發現新東西,余靜萍強調:「我從小就崇拜他,當助理時還沒經驗他就大膽找我拍。如果平面攝影上黃中平是我的一把鑰匙,那動態攝影上就是陳宏一。」當初一看《花吃了那女孩》就愛上強烈視覺風格的Barbie
,和導演音樂品味相近,「他很大膽採用這種曲風,給獨立音樂人很大空間,就算做出來不太一樣,他也未必不能接受。」

在余靜萍眼中,陳宏一不斷把具體的東西意象化,「可能會讓人釋懷或更覺得困惑,但那樣的東西很真誠,不只是演戲了。」問她們合作前與導演達成什麼創作上的共識,余靜萍淡淡笑說:「他不是這種思考邏輯。」他們全然開放地認為電影形式不見得只有劇情片,也許會是短詩,同時可能不太引得起購票慾,而是誘發你辯證思考的激情。

=================================================================================

余靜萍
 攝影師余靜萍.jpg  
廣告唱片、時尚平面攝影起家,知名電影攝影作如《明明》
(2006)、《九降風》(2008)、《花吃了那女孩》(2008)、《街角的小王子》(2010)

Barbie
電影配樂Barbie.jpg
電話亭
(Telephone Booth)主唱/作曲/鍵盤/Programming,曾參與金馬影展短片《女力》(2007),兩年前與「紅色製作」展開經常性配樂合作,近期作品包括「薇閣小電影─ Room service」。



※以上文章內容,由
cue.電影生活誌4月】提供

Posted by honeypup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