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Pupu_book_0310.jpg
註:小說內頁劇照。

為什麼要看一部電影改寫的小說?
知有多少人跟小編有一樣的疑惑,或者可以說我們常常跳過這個問題直接忽略。

在看過《消失打看》小說作者神小風的自序之後,類似的困惑突然迎刃而解了。她在文中提及,由於是改寫自同名電影,因此花了很多時間去認識可樂、
刺客或者money這些戲中角色;透過神小風的眼睛重新看這些角色,突然之間覺得自己與這些角色的距離變得好近,彷彿能隨著敏感纖細的筆觸貼近他們,一個個角色的輪廓在腦海中活靈活現,完全不同於電影裡的影像而透過文字獨立於每個人的腦海之中…。

原來除了電影本身,故事還可以有別的可能,而我們總需要更多的可能存在

HoneyPupu_book_03104.jpg  
註:小說內頁劇照。

序/這個世界尚未消失◎神小風  
對我而言,寫作「消失打看」小說的過程,是個非常特別的經驗。無論是可樂,刺客或者money以及其他,他們對我來說都是陌生的孩子。是的,我必須承認,我所知道的並不比觀影的各位多,他們喜歡什麼,在乎什麼,受過什麼委屈,我都不知道。像是陌生人那樣一遍又一遍的去接近他們,反覆思考為什麼做這些動作,為了什麼冒險或尋找,想像他們害羞或哭泣的模樣,然後書寫。

然而誰不是這樣的呢?在談話與互動間慢慢去了解彼此,於是連續好幾天可樂鑽進我的夢裡來,對我說他希望所有的東西就算消失了也能留在紙上,「要是愛情也能這樣就好了。」戴著大耳機流淚的Money,內心脆弱歪斜的刺客,還有堅持找尋愛人的Vicky,身上有股偏執到近乎歇斯底里的任性,但是我好喜歡,愛一個人不是就應該這樣嗎?消失是為了重新開始的Dog,以及看似放蕩,不敢愛卻敢玩的Playing,她只是嘴硬,只是害怕認真就輸了,愛就會消失。

那是我所認識的他們,而我相信,你所認識的他們一定和我的不一樣。包括故事的結尾,我如此天真的相信,躲貓貓倒數之後,他們可以擁有坦白一切的勇氣,不再後悔或逃避,如此這般,奇幻樂園的旅程才有意義。

「消失打看」是一個關於消失,和即將消失的故事。然而無論結果是惋惜還是皆大歡喜,他們都試圖作了某些努力去挽救消失的那些,於是他們終將明白,奇幻樂園並不是盡頭,重要的是該如何跨越那一大片美得刺眼的草原,充滿霧氣的森林,明白愛與傷害如何接踵而來,以及任何事物終究有消失的一天,在沒嘗試過以前我們都很天真,就像永遠學不會放棄、告別或死亡這些事情一樣,但他們還是得學,在這個世界尚未消失之前,那是他們,也是我們永遠的課題。
※完整自序,請見:http://godwinder.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24.html


神小風.jpg  ............關於神小風
本名許俐葳。來自一九八四年的七年級少女,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組出產的神經質女生。
現就讀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曾以〈親愛的林宥嘉〉獲三十二屆時報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上鎖的箱子〉獲九十六年度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特優,並分別入選《98年散文選》及《96年小說選》。曾任耕莘青年寫作會總幹事,著有小說《背對背活下去》與《少女核》。
※個人部落格:真心話大冒險

HoneyPupu_book_03102.jpg  
註:小說內頁劇照。

內容簡介
他們這群人共同的稱謂叫作網友,有戴著大耳機流淚、堅持找尋愛人的女孩們,內心脆弱柔軟、希望未來重新開始的男孩們,以及一位看似放蕩,不敢愛卻敢玩的謎樣女子。

這些網友常常造訪的網站:「missing.com/ing」,許多人躲在帳號後面拼命講話,即使文字消失了,也證明自己曾經存在過。某日女孩發現男友不見了,她詢問宅男網友關於男友的去處。網友在網路上的化名有好幾個,他們都耳聞過一位謎樣的女子,她心想或許這個人會知道男友去哪裡,便一一透過其他人想辦法見面詢問。

她常聽男友說,他和弟弟心中都有一個黑洞,網路中,兄弟倆喜歡用新名字在網路世界活下去;現實中,他們一同在城市裡展開尋找「消失」的探險,消失的蜜蜂、溫蒂漢堡、雜貨店、童年的玩具、Tower Record唱片行、拆遷的眷村,所有關於美好舊時代回憶,在不知不覺中,發展成微妙的多角愛情關係。最後一行人決定踏上旅程,找到各自屬於「消失」的秘密,以及那座美好存在的奇幻樂園……

 
HoneyPupu_book_03103.jpg
註:小說內頁劇照。

HoneyPupu_book_03105.jpg  
註:小說內頁劇照。


內容搶鮮試閱
Dog,你離開的那一天,我躺在房間的地板上望著四周,空氣稀薄得讓我無法呼吸,眼前白茫茫的什麼也看不清楚,好像這屋子裡的所有東西,一下子都不認識我了一樣。當然,我也不認識他們。

日子變得好陌生。

然後我想,也許這一切,都是從蜜蜂消失開始的。

Dog,你知道嗎?地球上的蜜蜂大量消失了耶,奇怪的是我們找不到蜜蜂的屍體,連一隻都找不到,什麼也找不到。

而孤單的蜂巢裡,只剩下奄奄一息的幼蟲,牠們只能等著死掉……

有人說是因為地球暖化,有人說是基因改造,大家都在猜測。

但科學家最新研究的結果,卻是手機產生的輻射混亂了蜜蜂飛行的磁場,可憐的蜜蜂們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所以所以,Dog,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代表蜜蜂並不是消失了,而是迷路了。

牠們只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所以我想,你其實並不是離開了。

Dog
,我相信喔,你不是「離開」我,而是和蜜蜂一樣「消失」了。


那些無所不在的消失。

那些無所不在的不在。


只要蜜蜂找到回家的路,你就會再度出現在我眼前。

只要那些消失能回來……


你就不會消失。


I. Vicky
(求求你不要消失)

「如果百分之百的愛一個人,是不是愛情就不會消失?」

God說,世界上沒有百分之百的愛情。」

這是她第一次和網路上的朋友見面。

說是朋友也不太精確,但她找不出其他詞彙來形容這種關係,星座血型喜好甚至連長相也不清楚,簡直像是對不起這個稱呼一般。但她想,又有什麼關係呢?有時候用手去明確指認的事物,也不一定完全就是那個模樣啊。

無論如何,這是能找到Dog的唯一機會了。

Dog
消失之後,她再度來到那個網站:「missing.com/ing」,手指快速敲打著鍵盤,那是她和Dog擁有的地方。「把無所不在的消失留在這裡。」她記得Dog曾那樣說過,這裡是他的網站迷宮。

可是連Dog自己也消失了。

missing.com/ing……」她試著在嘴裡拼出那幾個字母,感覺聲音在嘴唇裡一塊塊碎裂開來,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即使明明是同樣的字母與發音,以前也唸過好多次,但是她就是無法抓到那感覺,只是清楚知道不一樣了,就像站在冰櫃面前遲遲不打開那道門一樣,光是隔著玻璃這樣看就知道不是,連伸手去摸索翻動都不用,不一樣就是不一樣,消失了就是消失。Dog消失之後,原本的事物在一夜之間,就不再是原本的那個模樣了,一切都必須去重新尋找,去命名。

她花很多時間留在那個網站上,像溺水的人泅泳在黑暗的海裡那樣,嘩啦嘩啦的拍打著水面,大部分的時候她什麼也不說,只是安靜的看著每一封留言,海裡的魚群張嘴吐著泡泡,好多的帳號在裡面發著光,每個人都在拚命講話,互相交談,你一言我一句的說著,說著那些真實,那些存在,那些消失。


Cheesebaby:沒有人能看見永恆,卻看得見消失。

Playing
:人會在瞬間消失,瞬間才是真的好玩的地方!

可樂:如果有一天我們都消失了,要如何才能找得到存在的證明?


存在的證明。

在這個網站上的人,尋找著消失的他們,會知道Dog去了哪裡嗎?

他們會不會也能找到消失的Dog


她重新抬起頭來望著眼前的擁擠人潮,就算沒有約定好暗號,或是不知道長相也無所謂,只要仔細觀察就可以了。她盯住人群裡的一位男孩,在兩人視線交錯時露出微笑,伸手朝他揮了揮。

男孩往前走來,那是一個容貌非常清秀的男孩子,看起來相當年輕,稍嫌厚重的瀏海垂落在額頭,但並不妨礙視線,兩旁的鬢髮緊緊貼在耳旁,大而黑的眼珠骨碌碌的轉動,望著她彷彿正在考慮第一句話該說些什麼。

「嗨,我是Vicky。」她微笑的先開了口:「Dog的女朋友……

「妳好,我是可樂。」男孩說出那個早就知道的暱稱,Vicky望著他,網路上的話語一下子完全與眼前這個人連接起來了,她眨眨眼睛。可樂像是要掩飾尷尬般,急忙又開口說話:「為什麼約在這啊?」

如果是這個男孩子的話,一定可以幫她找到Dog的吧。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冒出這個想法,完全沒有任何根據,和面前這個叫作可樂的男孩也沒談過幾次話,大多是對上了幾句留言訊息,卻也就這樣擦肩而過了。網站就是這樣,有更多的訊息會把上一條淹沒,然後消失……

望著望著,有時候她忍不住想:要是這些一連串帳號的後面換了一個人,她或許也不會發現吧?只要帳號不會消失,就可以一直存在於這個網站上,那麼不管背後那個人存不存在,好像也就不那麼重要了。

可是Dog不一樣,他不能消失。


她低頭打開包包,拿出Dog的照片遞給可樂,帶著一種不抱期望的表情。

「這是Dog消失前拍的照片。」她說。

可樂有些苦惱的將照片翻來翻去:「根本看不出來是哪裡啊。」

「是嗎?」這個回答本來就在預料之中了。因此她並不失望,只是想著果然如此啊,默默的收回照片,「那,你知道Dog會在哪裡嗎?」

可樂又露出那種苦惱的眼神,搖了搖頭。

「還有誰可能知道嗎?」

「嘿,」可樂說:「Dog很神,連妳都不知道了,怎麼可能有人知道?」

是這樣子的嗎?她稍微偏著頭想了想,還有誰跟她一樣也在找Dog?忽然發現自己好像在談論一個陌生人,而不是戀人。

她忽然感到好疲倦,吞嚥幾下口水,試圖替自己打起精神來。

「那Cat你認識嗎?」

「我知道他,可是我不認識……

「他好像也在找Dog。」她說。


Cat
Dog?這些到底有什麼關係呢?望著可樂的臉,她感覺自己真的像是走進了一座巨大迷宮,且彷彿偏離她原先的目標越來越遠了。

她忽然有股想放聲尖叫的衝動,這是即使在電台裡工作得再累也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再困倦再疲乏,她還是可以好好跟聽眾講話,算準時間播放下一段音樂,可是現在她卻什麼也做不到。Dog,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喂,可樂。」她覺得自己一定要趕快說點什麼,不然會倒下去的。

「嗯。」

「你覺得,『missing.coming』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一個把消失化為存在的地方……


可樂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沉默了一下,表情彷彿正面對著一整片樹林,回音沙沙的跟著腳步踩在落葉上,四周除了這些細微的聲響外什麼也沒有,簡直就像要走到什麼地方去,不再回來了那樣。

然後他開口繼續說話。

「那是Dog說的,」可樂瞇著眼睛,用著搖搖晃晃的聲音說下去:「我只是覺得,每個人一定都有一些重要的東西不見了,然後……該怎麼說呢?我們必須找一個方式讓那些東西好像存在著,或是,證明它存在過……

但那是相當困難的呢。她猶豫著沒把這句話說出口,仍是保持著鼓勵的微笑聆聽,這個男孩是相當努力在說這些話的,雖然描述得有些混亂,但是她知道可樂心裡是很清楚那是什麼的。

她想起可樂在網站上留下的那一條訊息:「如果有一天我們都消失了,要如何才能找得到存在的證明?」

她的預感沒有錯,這個男孩子一定可以幫她找到Dog

「這是Dog留下的,」她再度打開包包,從裡面拿出一張磁片遞給可樂:「可以幫忙讀出裡面是什麼嗎?」

「這是386486年代的耶!」可樂露出驚訝的表情,將磁片翻來覆去的打量:「能讀這種磁片的電腦早就淘汰了吧!」


沒辦法嗎?像是察覺了她的沉默與失望似的,可樂偏了偏肩膀取下背包,從裡面取出一本厚厚的繪圖本,翻了幾頁後遞給她,攤開的那頁正是他所說的舊式電腦,用鉛筆細細勾勒著,雖然輪廓跟深淺都不太清楚,筆觸卻很細緻。

「就是這個。」

「這是你畫的嗎?」

「是啊,已經消失很久了。」可樂嘴裡咕噥著:「他怎麼還會有這種東西?」

「已經消失了,你還畫得出來?」
「我亂畫的啦!」可樂不好意思的笑笑。

honeypu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