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電影從開拍到上映,最後大家認識的都是螢光幕上的男女主角,而鏡頭後,那個對概念構成、畫面要求的導演,才是主導這部電影的靈魂。

來認識這位想法特別的台灣導演 陳宏一


Q1:你成為 Lomographer 多久了?又是如何開始接觸 Lomography 的呢?
Ans:大約有10年以上 Lomographer 的經驗,在台灣還沒有賣 Lomography 相機時就有接觸了。主要是有一次去日本的時候,在東京的書店看到 Lomography 相機,就立刻買了一台,那是最早期光圈可以自已調整控制的 LCA 相機。

Q2
:和我們分享你最常用的 Lomography 相機吧!什麼樣的時機你會用它來拍照?還有,為什麼你會選擇它呢?
Ans:現在最常用的是全景 Horizon 這一台,整個底片很長,通常出去的時候會帶一台普通相機再加帶這一台。因為這是全景的相機,所以可以拍到很寬的景色,相機本身也長得比較酷,拍一張約莫就是一般一格半的底片,不過洗照片的時候比較麻煩,要找專門的沖洗店處理。


“出國的時候特別會想用 Horizon ,用來看一些更廣的東西。



Q3:在開拍電影之前,我們知道你擁有許多拍攝廣告與 MV的經驗,而這些具有獨特風格的作品,也都給人很深刻的印象。和我們談談,在什麼樣的機緣之下,讓你轉而產生想要拍電影的念頭呢?
Ans:因為電影是每個喜歡影像的人共同的夢,所以有這機會就會想去把這東西做出來。因為有一群人大家對於影像有共同的想法,所以自然而然湊在一起拍成一部電影。

 

Q4:即將於 4 29 日上映的「消失打看」,是你的第二部電影作品。透過這部電影,你最想要傳達的訊息是什麼?
Ans: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是想把消失的感傷紀錄下來,電影中有很大一部份是在談底片消失,因此主角用底片把看到的東西紀錄下來。電影本身也是紀錄這個議題的過程,把概念轉變成有意義的東西呈現在電影裡面。

 

Q5:在導演這個領域中,對你影響最深的人是誰?為什麼?
Ans:高達,他獨特創新一些語言,很叛逆的與過去的東西做一些對抗,他的電影每次都會讓人有新的發現,儘管很多人看不懂他的電影。不過,看不懂不是最重要的事,重要是從片中感受什麼,從聲音跟影像感受到跟自已有關的東西。

 

Q6:當你拍電影和拿 Lomography 相機拍照時,都需要用到底片;而這些元素也都算是 Analogue 的一部份。對於 Lomography 的精神口號 The Future is Analogue !”,你有什麼看法?
Ans:這是一種很獨特的見識,因為數位已經很普遍,幾乎是99%的普及率了。用 Lomography 相機是一種堅持的情懷與個性,實際上用什麼拍不是重點,堅持自已覺得好的東西才是重要的。總之,Analogue 是人性、有堅持的,要有堅持才會有一些東西生產出來。

 

Q7:和我們談談你最難忘、最意外,還有最慘痛的拍照經驗吧!
Ans:有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底片洗出來是空白的,想破頭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又因為通常都累積了幾卷才一起洗,所以往往不記得是在什麼情況下拍攝,那些成像就這麼”消失”,非常可惜。

 

Q8:請用三部 MV 來表達你用 Lomogrpahy 相機拍照時的感受,還有它們分別代表的感受為何
Ans

1)五月天「 溫柔 」:這隻MV是在夏天時拍的,所以有一種暈熱的感覺,拍出來的畫面搖搖晃晃,有夏天的味道。

2)徐佳瑩「 懼高症 」:當時希望把MV拍成一種夢境,希望用奇怪的光線去拍,製造出奇特的光影氛圍。

3)劉若英「 一輩子的孤單 」:那時第一次想用很生活的方式去紀錄台北,所以不那麼講究構圖,如同玩 Lomography 相機時,可以不管觀景窗,自在地與被攝者互動。

 

Q9:在國片景氣逐漸回溫的情況下,有沒有什麼話想和國內的影迷說?
Ans:電影是一種又商業又藝術的東西,尤其是 Lomographer 可以來看《 消失打看 》,Lomographer 應該都喜歡一些不那麼主流的事情,挖掘電影裡有趣或平常不曾感受的事情吧!

 

Q10:和我們聊聊你最近的生活和接下來的計畫吧!
Ans:最近的生活是想好好的玩一玩,多賺一些錢,想下一部電影的故事。

 

Q11:對於新手Lomographers,你想對他們說些什麼?
Ans:好好玩,把整個拍照和生活當作一場遊戲,就能夠拍出自已的風格。






















原文轉載自 LomoAmigos http://www.lomography.tw/magazine/lomoamigos/2011/03/13/honeypupu-editor-tw

honeypu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