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05424.jpg 

 

吃早餐的時候,收音機裡說,麥可傑克遜死了。

 

先是無反應,後來鼻子有點酸。腦子裡響起他那首<<Gone too soon>>:

 

“Like A Comet,Blazing 'Cross The Evening Sky,Gone Too Soon…..Like A Rainbow,Fading In The Twinkling Of An Eye,Gone Too Soon…..(宛若彗星,劃破夜空,轉瞬即逝;宛若彩虹,眨眼無蹤,轉瞬即逝…..)”

 

50歲。紅了幾十年,算不得轉瞬即逝,但宛若彗星,宛若彩虹的光芒,誰與爭鋒。在李白的年代,天才最好的下場就是失蹤;在無處遁形的今天,天才最後一個玩笑,不妨猝然離開。

 

我出生的年代,對於美國文化是不經抵抗,毫無掙扎的。肯德基麥當勞,自自然然地就來了,暑期的電視屏幕,除了港台影星,就是麥可傑克遜的MTV。還remember他那首Remember,用埃及豔后編排的情節。當時,屏息凝神,張大嘴巴,第一次知道有人可以把MTV拍成敘事電影。

 

我沒有勁歌熱舞的天份,也常常對他的節奏產生膝跳反應,背地裡抖幾下機器人步。更喜歡他不太出名的抒情之作,比如One day in your life(生命中的一天).

 

噫!天下誰人不識君。誰沒有哼過We are the world(天下一家)。

 

不再有暑假之後,麥可傑克遜的名字再出現,就代表了負面新聞。今天上午坐地鐵,幾個香港中學生上車,正撞見電視屏幕上出現麥可傑克遜漂白皮膚之後的照片,宛若撲克牌小丑。中學生哄堂大笑。他們記憶里應該只有負面的半生。麥可傑克遜1989年來過一次香港,據說想拍穿龍袍坐龍椅的照片。

 

像所有窮小子變明星的故事,像所有普通人變天王的傳奇,迷失掙扎是必經階段。只是他沒能捱過去。迅速成名的感受,會不會像豪飲醉酒--已經失去控制,醜態百出,自己卻還越來越high,不知道就快倒下。

 

麥可傑克遜曾經是我夏天記憶的一部分,而美國文化,漸漸成為不那麼討人喜歡的名詞,儘管古巴的孩子還以穿NIKE為榮。而當印度英文肥皂劇開始流行,好萊塢的獨一份,難言百年紅。放大些說,傑克遜之死,應該為美國文化歷程寫下一筆。

 

死訊英文標題,通常用一般現在式,如CNNKing of Pop Michael Jackson is deadSky卻用了完成式,Michael Jackson has died.直叫我想譯成 麥可已死,再無王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5069ac0100drlr.html

 

創作者介紹

Honey PuPu*消失打看

honeypu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