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24803080.jpg

舊物甚可愛,回憶堪留存。

舊樓、舊車站、舊商店、舊小吃,或是舊朋友?每天都在失去一點甚麼的。

當我們提起點點回憶時,總有苦澀又甜蜜的感覺。

內地人氣插畫師糖果貓貓首次在香港推出繪本,蜜糖一樣的色彩,像是童年總也玩不厭的遊樂場,一一重現難以忘懷的身邊物事。

糖果貓貓這樣介紹自己:「純種廣州人,現居於上海。住小屋村吃五榖米長大,喜歡收集一切舊事物和碎花布,是一個擁有古怪念頭的女仔。」

4628377_1279600711z.jpg

賣乜鶉?

「我畫畫的極大靈感就是自己身邊的舊物,當你長時間處在一個遷徙的旅途中,從一個城市來到另外一個 城市,

你會經常覺得:哎呀,我想吃些甚麼呢?這個城市好像沒有喔。

想用這個牌子,但是這邊沒有喔。

那些舊物,許多留不住,但留住一部分也好,哪怕是一個包 裝盒

popil-5.jpg

。如果還不行,只有照相或者畫下來,對我來說,就拿起筆畫吧。」

繪本《賣乜鶉》裡面,其實全是我們這代八十後的集體回憶:花露水、百雀羚、蜂花洗髮水、回力鞋……是陪伴我們 度過童年的經典國貨;

鐵皮機器人、子彈鉛芯、萬花筒、木製小鋼琴……是小朋友們爭相擁有的小潮物;

還有永漢電影院,多少老少廣州人在那裡買過便宜得不得了 的學生票,在情侶廳中拖過小手,消磨炎夏的飯後時光……

「我是捨不得這些東西,捨不得這些記憶,我想一點點把它們找回來,尋根的思想一直都在我的體內生長。」

popil-2.jpg

最近幾年廣州變化極大,整個城市被挖得爛溶溶,以 往的嶺南風情正在被現代化城區所取代。

美其名曰的城市改造工程,到底改造的是甚麼?

生活在其中的老百姓所感到的,大概只是自己的回憶被鏟走,生活被擾亂。

一座城市變光鮮的最終目的,難道僅僅是看起來光鮮嗎?

「我是土生土長的廣州人,對這個城市可謂又愛又恨,就像你看著女兒大,卻發現她平平無奇。

就好像廣 州,與香港相比,我們同樣說粵語,但為甚麼我們沒有自己的電影,沒有自己的音樂?

這個令我很傷心很失望,怎麼我們和香港的文化差別那麼大,好像都沒有自己 的文化標誌。

聽到說要廢除粵語的流言時,我覺得像是被人暴打了一頓。

你想,等你到做了爺爺奶奶的時候,和孫子說,其實我以前是說粵語的,這是多麼可怕的事 情。

當你連一個根性的文化都滅除掉的時候,就甚麼都沒有了。

因為本身我們是沒有文字語言去表達的,比如粗口,或者一些方言俗語,是沒有語言去記載的,不同 於香港。

比如說『賣乜№』,我們是不知道那個№字怎麼寫的,沒有這個字。很多東西我們方言的表達只可以是方言。」

《賣乜鶉》這個名字就是一句廣州方言,那意味只能意會不可言傳。

popil-1.jpg

糖果貓貓還曾經畫過一個廣州北京路系列,都是曾經真實的街道,

但現在的北京路已經完全看不出以前的 痕跡,要不就已經拆掉,要不就改造一新。

「我很傷心,因為畫的時候我全神貫注,感覺到這樣東西和我的情感是有聯繫的。

我小時候在那裡玩,在那裡長大,看到 那條街,會知道那間店是什麼,知道它後面的後面的店是甚麼。

現在突然沒有了,很不習慣,而且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這也是為甚麼我想要去將這些傳統保存下 來。」

「記憶中的東西很多都已經是模糊而扭曲的了,可既然那也是你記憶的一部分,何不把它呈現出來呢。

你可以去查資料,但是沒有必要精確到那種地步。

我覺得每個漫畫家也好,插畫師也好,都有自己表達的方式,我的方式就是我的記憶。」

香港文汇报

創作者介紹

Honey PuPu*消失打看

honeypu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
  • 喜歡你復古的風格~~
  • 我也好愛:)

    honeypupu 於 2011/10/27 09: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